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  

青年学者投诉后被收录的文章少了20多篇知网:系数据更新所致

发布日期:2022-05-04 08:3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梅杰此前通过中国知网检索发现,他共有100多篇文章(署名为“梅杰”和“眉睫”)被知网收录。但无论是知网还是期刊,从未与他签过授权协议。17日上午,梅杰致电中国知网法务部门讨说法,工作人员明确表示:最近来投诉的作者太多,争取在一个月之内给出回复。此事18日经长江日报大武汉客户端报道后,引发广泛关注 (点击蓝字看相关报道)。

  “以笔名‘眉睫’发表的文章为例,致电知网前的文章总数是94篇,致电知网后的第一天(18日)显示只有86篇了,致电知网后的第三天(20日)只剩了70篇,是陆续在减少。”梅杰告诉记者,被删的基本上是发表在报纸上的文章,至于原因,他并不清楚。

  部分文章突遭“下架”,梅杰心里很不是滋味:既担心维权取证难,也担心学术影响力降低。

  20日上午9时许,梅杰致电知网法务部询问原因,工作人员表示对此并不知情,并强调不会为了逃避责任就下架作者的文章。对方还声称要去找“负责删除的部门”核实情况,确认到底是谁在处理这个事情。十多分钟后,知网法务部门给梅杰的答复是:公司还在查,等核实清楚后再答复。

  当天下午5时许,梅杰突然接到知网法务部的电话,对方解释,文章之所以下架是因为数据更新的原因,并承诺21日上午便恢复上架。对方一再强调,绝不会随意下架作者的文章。

  21日上午8时许,梅杰登录知网检索发现,检索作者“眉睫”显示有95篇文章,“消失”的20多篇文章已经重新上架。

  对于投诉知网讨说法后的这番经历,梅杰接受长江日报记者采访时说,如果知网此次真的是因为自己的投诉就下架自己的文章,那么整个过程毫无法律意识,既是掩盖侵权真相,也是对作者的第二次不尊重,伤了作者的心。

  “文章一旦下架甚至清零,就几乎意味着被学术界‘开除’了。”梅杰坦言,虽然自己只是位自由撰稿人,但也需要通过知网来扩大学术影响力。即便是维权成功,也不会要求知网下架文章。如果读者可以免费下载自己的文章,他也愿意授权知网使用,如果是付费下载,知网应告知作者文章的实际收益,拿出一个分成比例即可。

  长江日报记者注意到,也有网友近日在社交媒体上反映自己被知网收录的文章篇数在下降。



上一篇:真人电玩城伯爵 下一篇:热搜第一!赔1200亿?又一作家起诉了